沉迷死人不能自拔

自娱自乐的来龙去脉(二)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      


 

        这个庞大的地下城市如同一张立体的蜘蛛网,将人缠绕在其中,而每一个涉身其中的战利品,也建设着新的一部份蛛网,如此绵延无尽。    

        此处,位于最下层的边缘角落。那是远离通道和街市的边缘位置。除了特殊目的,几乎没有人会专门绕路尝试窥探黑暗。通道的火把在浓重瘴气下的几乎难以为继,艰难穿透的火光在亡灵守卫身上仅仅足够勾勒出一个轮廓。

        洛特斯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在手掌中展示了一个发出紫色辉光的符号给那双厚重铠甲下的亮着磷光的眼睛。后者点点头,打开门锁和缠结链条。

        她走进门里,外面的守卫弯着腰把门从外面关上。

        狭小的窗户让室内几乎全黑,仅有的亮光来自一支孤独燃烧的白蜡烛和两双眼睛。

    “洛特斯,洛特斯·阿什顿”随着话语停顿的间隙点了点头当做打招呼。

    “那么,你好”坐在桌子对面的人警惕且疑惑的盯着被幽禁以来头一个主动交流的来者。

        洛特斯走到桌子旁边面对面坐下。 

    “您应该更熟悉这个代号——灰烬新娘,我接手你们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了,莱娜·亡影女士”洛特斯露出一个浅笑。

        蜡烛脱离了气流带来的扰动,恢复了稳定的亮光——除了额角的缝合线,这整张脸算是难得的完整饱满。嘴唇涂满了乌木的颜色,浅色的头发高束在头顶。深色的外袍在烛光下分不清颜色,一颗抛光的石头镶嵌在衣领的位置。

        对面的女性带着面罩,近期没怎么整理过的长发看起来有些散乱的遮在脸旁。深凹的黄色双目躲藏在眉骨和鼻梁的阴影中。

        莱娜抱起双手靠在椅背上,头微微扬起,“那么写信让我‘火速’赶回幽暗城的就是你,长官,然后2周后你才露面,这是什么‘急事’?”

        “您不需要叫我长官,女士。确切的说,是3周了”洛特斯耐心的微笑着等莱娜说完才纠正了她的错误。“不过在这种地方是难以有准确的判断。”这里并不同于寻常的牢房,除了狭小只能通过手臂的窗户其他的家具看起来和普通的客房没有太大区别。

        那幅冷漠的样子随着她的话语带出了一丝不耐烦。

        令人满意。

        她喜欢她的务实,但是仍然有些不驯需要被“调整”。

        洛特斯俯下身子递给她一个卷轴。“亡影女士,这是给你的新职务。”卷轴上的火漆有着女妖之面的纹路,摸起来还稍软。“不过在你急于打开之前,我还有一份东西给你”

        一份手稿从衣袖里抽出来抖了抖放在桌子上,上面是一个男性被遗忘者的档案抄录,还有一些文字,在昏暗的蜡烛下字小得看不清楚。

        只来得及粗略扫一眼,纸的外缘急剧地蔓延起红色的亮光,接着像扭曲的爬行动物一样将整张纸吞噬成一片阴燃的灰烬。

        莱娜突然的起身动作让座椅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别担心,这只是副本,我会在合适的时机把原件给你的。”灰烬新娘脸上的笑容变得冰冷“不知道你看清楚没有,我还是再给你提醒一遍,你之前的副手,还有实验品损失的事情,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她用停顿的间隙眨眨眼,又换上那幅带着浅笑的面目“您自然是和死亡猎手打过交道的,不对吗?知道他们对感兴趣的东西就像狗咬骨头一样不松口……”

        士官长站在那里,眉头越皱越深,仍然一言不发。

洛特斯站起身的走到门口,脱离了烛光的拥抱。“别担心,好姑娘,我既然能拿到这份文件,就能销毁它。我们都需要彼此的帮助,我今天并不是来责难你的,只是问声好,顺便……” 轻轻叩门后,守卫打开了大门,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有秩序的越走越远。

    “现在,您可以去完成黑暗女士的任务了。或许个人可以没有立场,但这是战争。”

        如果洛特斯有那么一秒笑容是真心的话,那么就是那一刻了。她暗自将药厂领袖来幽暗城述职的时间提前了三周并且幽禁的结果看起来达到了预期。

        那张卷轴上有4个名字:尤尼斯·贝瑟拉·海姆;洛特斯·阿什顿;莱娜亡影;洛伦佐·莱茵——未来领导卫队的白烬议会成员名单。 

        而她先于对手“争取”到了议会的一个重要且强大的成员,至少当时看来如此……

                                                                                                           

这一个小段子一个小段子写的好慢又舍不得砍掉,预估要写五六个小结了噗。

评论
热度 ( 4 )

© 龙皮箭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