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死人不能自拔

自娱自乐的来龙去脉(四)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被遗忘者的旅店大多用了黑色的木料,阳台边缘的栏杆翻卷弯折,遍布着黑色的尖刺,还有造型成颅骨模样的金属装饰。高耸偌大的厅堂只有一盏小小的吊灯在高处摇晃。

也罢,死人已经不再需要充分的光亮和丰富的色彩了。

被选中的会议房间内部摆了三个书架和面对入口的一张桌子,还有散落的几支凳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家具或装饰,更不用提温馨的氛围,只在够大,隔音良好。

当洛特斯带着游侠尤妮斯·海姆推门而入的时候,若干双萤黄的眼睛一齐投射来的目光,让房间霎时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莱娜正抱起双手靠在书架上,有着巨大尖刺的皮质护肩在一众斥候里相当显眼,她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斜着眼睛看过来。身边围着三四个个穿灰白色皮甲和战袍的斥候,和她戴着一样白色的面罩。靠近门口边的凳子上靠坐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光头被遗忘者男性,晦暗的脸上满是不耐烦,嶙峋的背上搭着一根法杖,蓝色法力石从精致的镶爪中流出微弱的冷光。施法者的另外一边是一头枯麦黄发的姑娘正要拿出书架上的书籍,伸出的手正停在半空,药剂师学徒的黑天鹅绒长袍因为丰满的上围沾上了些许书架上灰白色的尘埃。

人(尸)群中有个背着猎枪的少女格外惹眼,甚至可以说是高调——极少有亡者乐于暴露自己的身体,而这个死掉的女孩暴露着几乎大半个上身。苍白色的皮肤还看得出来不久前生命充盈过的光泽,异常短巧的链甲护胸遮不住的胸口巨大伤口和缝合线,其中隐隐漏出莹绿色的亮光。浅紫色的短发和圆睁的眼睛,让她仿佛被隔离这个诡异阴沉的氛围之外……

“欢迎”
莱娜倒是抢先开了口,本来就不算高昂的声音闷在面罩里,像布满铁锈的钉。

“士官长——我们不必浪费时间在自我介绍上了。”尤妮丝简略的点了点头,径直走向室内唯一的桌子旁坐下。洛特斯注意到,游侠兜帽下是一张不曾修饰甚至略带稚感的年轻女性的面容,金属修复的下巴反射着森森的寒意,柔软秀气的五官与粗砺的男款护甲形成了一种特别的张力“我带了任务给你们!卫队闲散的时间结束了——下周启程,所有成员去支援先锋军战线。”

洛特斯没说什么,银松森林那边传来有组织的狼人扰袭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先锋军?”莱娜双手支撑在桌子上,俯视着坐在对面的年轻游侠,锐利的眉梢和高耸的眉骨确实让她看起来颇具压迫感。“银松森林是个无底洞,所谓的战线不过是彼此消耗罢了!根本不值得再去投入…任何……”

尤妮丝·海姆抬起眼,迎向莱娜·亡影的目光“让我看看你们还有多少价值。你也要反对吗?”

一时语塞,莱娜轻微的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扬起眉毛,眼神闪烁。

洛特斯依然保持沉默。她相当笃定的想,尤妮丝不仅仅是主战好功——战争,能迅速损耗旧卫队效忠于前指挥官的老兵数量。减员,才能有招募新兵的机会,一旦新兵到任,作为战绩显赫的游侠自然有资格亲自挑选训练新兵,她可以筛选培养自己的鹰犬。
所以,对莱娜来说,不是银松森林不值得投入任何兵力,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她不能失去任何一份支持。

洛特斯觉得莱娜不可能不知道。食指在法杖上无声的敲了敲,既然莱娜会投票反对……那么,自己就投个赞成票,既不影响结果又能给那位游侠卖个人情……

“……赞成。”沉默半晌的莱娜突然开口。干涩的声音出卖了她情绪。

洛特斯歪着头眨了眨眼,确认没有听错。扯动了一下自己一直漂浮着微笑的僵硬嘴角……这是她之所以对莱娜带有明显偏好——这个女人总是会做出让她意外的、明显不符合逻辑的决定。
想来,比起失去支持其的有生力量,莱娜更害怕的是失去强势的印象。考虑到迪菲亚的过往并不是不能理解,一旦她暴露有所顾虑的状态后,就失去了威慑力变成没了尖牙的蛇……蛇群中的彼此都在等待这样的可趁之机。可是,如此轻易的步入对方的节奏,犹如暴露了七寸。洛特斯晃神的时间内,也不知道究竟该选哪一个。

洛特斯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其它人,光头施法者一幅事不关己的表情。其它斥候带着面罩,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她也不确定之前他们是不是一直都把手放在腰间匕首或者剑柄上了?背着猎枪的小姑娘看起来果然还在状况外,对自己投来的呼唤引导的目光……

洛特斯走上前去,拍了拍茫然的少女的肩膀,然后回头对桌旁对峙的两个人说“我也同意,女士们。但是我们需要时间,需要时间训练新兵,需要时间制定计划。”

“你的提醒非常及时,阿什顿”尤妮丝从椅子上站起身“我调查过你在辛特兰和血色那些败犬的过往,士官长”游侠绕过桌子,俯身在比她低半头的莱娜身侧“我不带任何偏见的认为你有能力担任这次战时的指挥官。发挥你优秀的伏击和偷袭,你只需要把正面战场留给我……荣耀必将属于凋零者!”

“……?”莱娜传给洛特斯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显然对战时指挥官的安排同样颇为震惊。

“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胜利。”洛特斯耸耸肩。

“……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胜利”

评论
热度 ( 4 )

© 龙皮箭袋 | Powered by LOFTER